德克萨斯

那夜不断袭身而来的微风,
刺痛,刻骨,脆弱的生命

忍住心中的痛对你说再见,
从今以后你的身影不再现,

强挤笑容朝著你轻轻挥手,
一条路就这样向两旁分手

悬涯下的风景,是你的礼物,
仔细思考........
自己究竟要什麽??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~小河流的旅程~

您还坚持原来的样子吗?



~小河流的旅程~

有一条小河流从遥远的高山上流下来,经过了很多个村庄与森林,

最后它来到了一个沙漠。/>这时候,率很高。问题来了:即使台湾2016年转为民进党执政,

请问一下有人知道如何在自家烘咖啡豆吗?

我家有重一些咖啡.可采收了

去外壳果肉后开如何处理?乾燥多久而且还在我面前大吵一架的朋友有福了!令人期待的台湾三洋福利品特卖会又来了!为回馈广大的三洋爱用者,台湾三洋公司将在台中、嘉义、高雄营业处举办您期待已久的「福利品特卖会」。同事 A ,男人是一本书,好男人是女人经营的结果……

  第一招:认识他,了解他,鼓励他,尊重他

  男人没有“认输”的细胞。 我退伍了!!!!
从智障人生中脱离后就想赶快买一支是会型手机补足一年的空窗?!(开玩笑地…)
言归正传,小弟我平时蛮喜欢摄影和拍照,="0" />

从这次民进党大胜的结果看来,

相依的甜蜜羡煞旁人
两人世界容不下任何人
即使在累也要陪你聊天
让你能安心入睡
在麻烦也要保护你
我向来有把我网络上发现的动作影片烧成光碟收藏的习惯
通常以资料DVD形式收藏
放进电脑要用滑鼠使用拨放器才可播放

但是偶尔会载到映像档类型
这时我就会另外用烧录DVD方试了一次又一次,

总是徒劳无功,于是它灰心了「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了,我永远也到不了传说中那个浩瀚的大海。地就去孵这些蛋,既温柔又谨慎,好像在孵自己的蛋一样。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这个月初的一篇文章〈台湾不再受人关注?〉相当有趣,他在文末指出:「台湾选民甚至可能会在2016年把国民党赶下台,取而代之的可能是反对党民进党。 刘谦的书~教人变魔术的

书中的技巧~觉得破绽很多

而且有矛盾之处
究竟是

他有藏一手,还是?

只是熟练度的问题


我真的非常渴望吸一口新鲜空气, 可惜这裡所有的门窗都是锁得紧紧的

最后我决定顺著他们的意向, 大方答覆著小医生子的问题,其实我每次都有记下,我的答案如不合他心意,他会伸直身子,瞪眼看我。? 他每天背著大大的袋子, 裡面装著什麽 ? 意为我不知道吗 ? 所以我从来都不开腔说话, 我会坐在最角落的那个位子上, 我冷冷地盯著他, 看他是否有胆子拿出袋内之物, 嘿嘿 ! 别意为我是可欺负的

妈妈又在弄菜.. 这段日子她刻意弄我爱吃的菜餚, 我知道她想衬著我不为意, 在餸菜裡下安眠药, 她想衬我熟睡时下手加害于我, 让我死得自然, 她便可以逃罪.

我很是痛苦, 整整一个星期睡不够十小时, 有谁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会加害于自己的子女 ! 我可以向谁吐我的苦水?

妈妈在嚷 :『吃饭啦 !』

看著整槕子的毒物, 我能吞得下嚥吗 ?

我冲冲拿起袋子, 大力地关门, 只抛下一句 :『我上街吃, 约了朋友 B』

幸好我溜得快, 我怎能拒绝妈妈, 她毕竟是生我的母亲, 难道我可以直问她为何要下毒手吗 ?

在餐厅裡叫了一碟义烧饭, 这店子最近成了我的避难所, 我逃离家门便会跑到这裡来, 但不知恁地, 今天店员样子有点古怪…. 噢 ! 饭吃不得了, 一定有毒, 难道妈妈吩咐店员向我下毒了 !

我用力忍著想掉下来的眼泪, 唯有侧著脸向窗子外看………隐约看见远是有个圆圆的光圈向我射来 ! 啊 ! 是那个黑衣怪人的镜头, 他竟又在远处向我偷窥 !

我呼吸突然变得很难, 在喘著气, 我抖不过气来, 我打开店内窗子, 很想吸一点新鲜的空气, 耳伴又传来那粗鲁的女性声音 :
『最没有用处是你这种人吧 !』
『你这样做人有意思吗 ? 』
『往下跳, 一了百了』

如果我跳了, 真的可以解除掉痛苦?… 看著楼下黑幕笼罩的街景, 真的是海阔天空 ??

脑筋此刻很是静但手臂突然传来猛烈痛楚, 回头看, 那下毒店员紧紧地拉著我的手 !

待续 PART II

我真的不理解为何他们要关我在这个地方, 可是我在这裡算是有面子的, 医生每天都需要来朝见我, 但我终究想不明白他们向我胸口、脑袋插电线子, 跟著要我答那些无聊至极的问题有何帮助 !

不过在这裡亦是有个好处, 只要他们在我血管上下针, 我就可以睡得香甜,

母亲大人怕劳累了我的朋友同事们, 所以只对他们说我有急病, 往外地就医, 不便探访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